谷歌日前开发出了一套“先进”的人工智能系统,可以自主学习和控制游戏。包括 Atari 2600 等骨灰级游戏平台上的 49 款游戏中,人工智能系统在 29 款游戏中的得分都超过了专业级玩家,在 43 款游戏中的得分超过了基础玩家。

人工智能玩游戏

谷歌在2014年初收购了以5亿美元收购了DeepMind AI,这套自主学习游戏操作的人工智能系统(AI Deep Q-Network,以下简称DQN)就是其公司的研究成果。DeepMind是一家总部设在伦敦的人工智能公司,2011年由Demis Hassabis所创立,Demis Hassabis曾与BullFrog公司的老板Peter Molyneux合作开发过《主题公园》游戏,之后又开发了包括《共和国革命》以及《Evil Genius》等游戏。正是由于其游戏开发的背景,因此DQN系统才采用游戏作为AI的测试平台。

在目前采用的测试DQN的游戏阵容中,多数是游戏规则相对简单的古老游戏,如《Pong》、《太空侵略者》、《吃豆人》和《弹珠台》,DQN取得的成绩也不尽相同,《吃豆人》游戏中DQN难以轻易取胜,但是在《弹珠台》游戏中却能取得20倍于专业玩家的成绩。Demis Hassabis称,该智能系统的下一个阶段,是开发一个可以学习更复杂3D游戏的系统。

近年来人工智能技术发展迅速,以往在科幻电影中才能看到的人工智能技术日益走进现实生活。在改变人们生活的同时,也引发了人们对于该技术的担忧,像特斯拉总裁马斯克,认为人工智能的破坏力可能超过核技术。在普通人中间,马斯克的观点也有不少认同者。

人们之所以对人工智能技术产生担忧,是因为人工智能在模拟人类智能的同时,存在智能成长的问题,万一人工智能成长到足以威胁人类种族存续的地步,人类就真是作茧自缚了。经典系列影片《终结者》的深入人心更加剧了人们的担忧,因此在这项技术的发展过程中,争议从来没有停过,每当有人工智能技术取得进展的消息被公布时,争议的声音就会大一些,就是在这种纠结的心态下,人工智能一步步向前发展着。

人工智能作用在于模拟

这次DQN系统学习游戏的事例,给人们提供了一个控制人工智能可能性危害的途径,就是将其作用限制在虚拟游戏中。

如此大费周章有何好处?自人类开始技术革命后,人类的生活方式有了根本性改变,生活日益便利,原本许多由手动完成的事情由机器取而代之,但有一项权力人类并未放弃,这也是人和机器最根本的区别—思维。而人工智能技术的目标在于模拟人类思维,也就意味着人类要让渡思维的权力,虽说这是一个逐步的过程,但科技是把双刃剑,基于人工智能存在着智能成长的可能性,如果任由人工智能主导人类,那人类存在还有何意义?因此不如一开始就将其关在某个“笼子”里,DQN的事例表明,虚拟游戏就是个不错的“笼子”。

好的,这里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,关在虚拟游戏中的人工智能还有什么用?其作用就是模拟。人工智能为虚拟智能,与虚拟环境的配合是浑然天成的,人工智能通过在虚拟游戏中与游戏规则互动,学习并掌握新的技能,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虚拟实验且成本低廉,DQN学习的游戏规则比较简单,如果新的人工智能能学习更复杂的3D游戏,那么可进行的模拟实验就更多样了。试想一下,人工智能控制游戏NPC在《GTA》游戏中进行活动,人工智能控制军队在战略类游戏中进行作战,这些虚拟试验可以用作研究人类心理和社会学,以及战术推演都能起到大的作用。

这也许是DQN系统下一步要实现的目标,但现在就提醒我们,别让人工智能代替人类独有的思维。人工智能,在游戏中就好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it689.com (京ICP备12032795号-2) 版权所有 Power by IT689